专业人力资源服务14年

专业人力资源服务14年

二维码
联系电话
咨询我们
返回顶部

新闻中心

为每一家企业提供满意的服务、让每一位求职者都找到满意的工作

banner图

7500万“个体户”崛起,灵活用工迎来新一春

2019-12-02 13:42:23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到,最近身边的“个体户”越来越多了。

一个对“个体户”很友好的时代,各种赋能型的组织和平台崛起,即便不依附组织,个体也能找到谋生之道:

国家信息中心披露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中提供服务的人数达到7500万人,同比增长7.1%。2018年年末,中国劳动人口(16-59岁)为8.97亿人,也就是说,大概每12个劳动力中就有一个人是这种新经济模式下的“个体户”。个体被赋能的场景变多,一部分传统雇佣关系正在被解构,对旧的人力资源服务形式产生挑战。

新一代“个体户”指的是什么?为什么越来越普遍?

这里的“个体户”是加了双引号的。按照国务院《个体工商户条例》的定义,个体户是指:

有经营能力的公民,依照本条例规定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从事工商业经营的,为个体工商户。个体工商户可以是个人经营,也可以家庭经营。

新一代“个体户”指的是什么?为什么越来越普遍?

经过工商登记的才是正经个体户,目前还有大量游离在体系外的“野生个体户”。上文提到7500万人,是指在共享经济模式平台(滴滴、得到等)上提供服务的个体。结合另一个统计口径的数据来看,中国新一代“个体户”的数量应该会更多:据中国个体劳动者协会统计,截至2018年10月,全国实有个体工商户为7137.2万户,这个数字并没有统计"野生个体户"。

前面提到的“个体户”越来越多只是一个以小窥大的生活观察,结合统计数据来看,7000多万确实已经是个不小的群体。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新一代个体户?这个群体的规模会继续变多,还是已经到达平台期?

先从短期原因来分析:

首先,当前经济增速下行,企业承压,为了降本提效,企业需要进行用工结构优化。裁员仅是用工优化的第一步,如何降低成本又不耽误生产是HR们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将工作量分包给个体户,一方面帮企业实现按需用工,解决高期人力紧张的问题,另一方面企业又无需增加五险一金等成本

野生个体户

第二,新经济模式快速发展,创造众多可以让个体户发光发热的平台。中国第三产业在2010年前后快速发展——猪八戒网成立于2006年;饿了么成立于2008年,同年阿里巴巴启动“大淘宝战略”,9月份淘宝单月交易额突破百亿;2012年滴滴和小猪短租成立;2013年美团外卖成立;2015年也是一个重要年份,爱彼迎进入中国,映客、云集微店、闪送成立……个体劳动者和小B渠道商在新经济生态中快速繁衍。

从长期和宏观原因来看,千禧一代的认知改变加上用工市场走向成熟和多元模式,让“个体户”获得更大的发挥空间:

首先,出生于1982年到2000年间的千禧一代已经成为社会劳动力的中坚力量,到2020年全球有一半劳动力人口属于千禧一代,他们对灵活的工作方式接受度更高,德勤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五分之四的受访者表示会从事自由职业或合同工,且61%的受访者愿意接受灵活的兼职工作。

第二,国内企业用工模式正变得多元和成熟,雇佣关系、劳务派遣以及经济合作关系多元并存,企业对灵活用工的接受度正在提升。在美国、日本等国家,以外包形式弹性用工的渗透率为32~42%,而在同样统计口径里,中国渗透率为9%(去掉劳务派遣则仅剩1%)。

企业控制人力成本的压力一直都在,过去主要的解决方式是劳务派遣,2010年全国总工会统计的国内劳务派遣职工已经达到6000万。不过,劳务派遣关系中的劳动者与雇主间的权责关系不明确,纠纷频发。2014年《劳动合同修正案》和《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实施后,企业劳动派遣用工比例被压缩到10%以下,劳动派遣模式也进入收缩期,企业灵活用工的需求也就产生了缺口。

中国第三产业在2010年前后快速发展

到这里,我们可以形成第一个初步结论:企业需要更灵活的用工模式实现降本提效,劳务派遣受政策影响进入收缩阶段,企业灵活用工需求产生缺口;同时,千禧一代劳动者对灵活用工的接受度更高;新经济模式为新一代“个体户”提供友好的发展空间——以上因素叠加,让新一代“个体户”的群体数量和灵活用工市场迎来增长红利期。

新一代“个体户”崛起,灵活用工迎来增量

在新一代个体户崛起之前,蓝领人群占据了灵活用工市场的绝大部分。

BOSS直聘创始人赵鹏上个月刚刚披露了一组数据:“中国有4亿蓝领,6个月换一次工作,一次平均需要2周。”

比起蓝领4亿的规模,7500万“新个体户”不算很多,却也是灵活用工市场不容忽视的增量。

与蓝领相比,“新个体户”的人群画像有显著不同:

所在行业不同,新个体户主要集中在新经济平台,如网约车司机、网络主播、知识付费讲师、设计师、微商等,而蓝领人群主要从事基层劳动,在各大工厂、工地以及餐饮零售门店间流动;

网络化程度不同,投资人都苦于蓝领人群网络渗透率不足,导致创业项目不得不做线下网点,新个体户完全就是从网络中生长出来的人群,受教育水平和专业技能水平比蓝领平均水平更高;

工作的方式不同,蓝领找工作的方式以线下为主,依靠中介门店、老乡亲友,劳动身份单一,而新个体户不仅懂得线上找工作,还有不少是斜杠青年,拥有民宿老板/摄影师/顾问/微商/网红等等多重身份,收入构成更多元。

面对“新个体户”的崛起,灵活用工市场又出现了哪些新商机呢?

从企业需求来看,主要有两个需求:

随着个税改革、电商法等新规落地,企业处理人事薪税问题的复杂度突然提升,短期需求是摸清新的法律法规,在合规前提下,找到薪资税务成本控制的最优方案;

长期需求来说,则是管理好固定员工、劳动派遣、灵活用工等多元并存的人力资源,解决灵活用工的招聘、薪税问题。

灵活用工市场:蓝领占大头;新个体户在崛起;企业组织创新任重道远

灵活用工市场又出现了哪些新商机呢

社保联合创始人张轶认为,灵活用工市场可以分成三部分:

蓝领市场:人群以蓝领劳动者、兼职在校生为主,劳务中介和兼职平台为主要玩家,满足企业用工高峰时大批量的招聘和人事管理需求;

新经济市场:人群以“新个体户”为主,人力资源服务机构、HR SaaS机构均有涉足,新经济平台自身可组织劳动力(网约车、直播平台等),不需要外包招聘,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主要通过技术平台帮企业提升薪资税务保险的管理效率;

大企业组织创新改革市场:大企业为了提升内部效率、员工主观能动性,对旧的管理方式的改革,需要人力资源服务具备管理和财务咨询能力和交付能力。

“新个体户”BUFF加持过后,人力资源服务的想象空间在哪里?

集中出现的企业合规需求就像给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加了BUFF。一方面我们看到新的创业项目入场,但另一方面,则是具有先发优势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在原有客户池和销售网络的基础上,快速收割客户。新经济市场灵活用工的改造工程不会持续太久,但业务还要继续发展。

张轶认为,灵活用工方案在新经济市场普及之后,新的发展空间在C端薪资、税务和保险的综合服务业务,而支撑自由职业者综合服务的底层能力,则是薪税保的交付能力,只不过是通过SaaS将B端的服务能力移植到了C端而已。

对7500万新个体户们来说,这应该是好事,至少自由职业者要解决基础保障问题时,可以用上更加移动、智能的终端了。

文章部分内容摘自 林鲁比 36氪Pro,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人人微聘公众号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永盛人力集团公众号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